信息中心

news

-即使有奸臣也轮不到朱棣清君侧

来源: 凯越国贸 作者: 发布日期: 2021-03-16 点击次数: 939

即使有奸臣,也轮不到朱棣“清君侧” 朱棣是藩王,是臣,臣要对抗君主,这在古代是大逆不道的,于是朱棣迂回了一下,说自己是去惩治奸臣的,即“清君侧”.然而按照朱元璋定的规矩,清君侧并不是谁都能清的,而是有程序要走. 建文朝有没有奸臣且不去说,因为忠奸并不像男女那样好分,而往往是主观断定的.我们只来探讨下朱棣“清君侧”的动因以及违制之处. 朱棣在起兵之初,开过一个起兵誓师大会,就在这次会议上,朱棣首次打出了“清君侧,靖国难”的旗号.朱棣义愤填膺地说:“我太祖高皇帝、孝慈高皇后嫡子,国家至亲.受祚以来,惟知循法守分.今幼主嗣位,信任奸宄,横起大祸,屠戮我家.我父皇母后创业艰难,封建诸子,藩屏天下,传续无穷.一旦残灭,皇天后土,实所共鉴.《祖训》云:‘朝无正臣,内有奸恶,必训兵讨之,以清君侧之恶.’今祸迫予躬,实欲求生,不得已也.义与奸恶不共戴天,必奉天行讨,以安社稷.天地神明,照鉴予心”.(《奉天靖难记》、《明太宗实录》) 朱棣这段正义感爆棚的话,不仅将自己起兵的无奈与必要性摆了出来,而且还凸显了自己救国锄奸的责任感,说得澎湃激昂. 从中我们可以提炼出很多信息(tao lu). 第一,朱棣说自己是无辜和委屈的,作为朱家当时最年长的人,自己受到了奸臣的迫害,而自己的侄子皇帝,却连骨肉亲情都不顾了. 朱棣很会煽情,从朱元璋对藩王的重视,说到现如今朝不保夕的命运——我朱棣是朱元璋的嫡子,是现皇帝的至亲,自打就藩北平以来,就安分守己.可是幼主朱允炆继位后,却被奸臣迷惑,以至于酿成大祸,无情地将我们这些藩王置于死地——让人听了不得不感同身受,怅然涕下,人们自然会说,你看看堂堂高皇帝的“嫡子”现在多可怜啊!凡是在场的有正义之心的人,听了这番说辞都会有一种要抱打不平的感觉.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难免对建文帝的作为感到不满. 第二,朱棣并未将矛头直接指向建文帝,而是指向了其身边的“奸臣”,因为直接对抗建文帝,自己就彻底成了贼臣,而锄奸则是忠君的行为,但实际上,朱棣的锄奸行为跟造反没什么两样. 朱棣对自己要起兵反抗的苦衷给了一个解释,那就是:“今幼主嗣位,信任奸宄,横起大祸”,意思就是说现在刚刚上任的小皇帝年纪太小不懂事,他对奸臣太过信任,导致我们大明国家危难,有了“国祸”了,不信你看看我那五个兄弟怎么会被废的废,被抓的抓呢(指建文帝削藩)?既然有了“大祸”,那我们要怎么办呢?他就引用所谓的合法依据,告诉人们他之所以起兵是因为太祖高皇帝朱元璋曾立下的《明皇祖训》中有说:“朝无正臣,内有奸恶,必训兵讨之,以清君侧之恶.”接着又强调说:“今祸迫予躬,实欲求生,不得已也”,换言之,我是被迫害的没办法了,为了求生才不得已起兵的. 朱元璋确实允许“清君侧”,但需要很多条件和程序.那我们就来一一反驳朱棣要“清君侧”的那些看似合理的借口. 朱棣在整个靖难之役过程中,都强调“祖制”的重要性,然而朱棣的行为恰恰是违反“祖制”的.朱棣要去“清君侧”,并且说“清君侧”是有合法依据的,真的吗?朱棣虽然拿出了《明皇祖训》的条文,但难以经受推敲.他在北平“靖难”誓师大会上背诵的那段“祖训”,什么“朝无正臣,内有奸恶,必训兵讨之,以清君侧之恶.”按照朱棣的说法,只要认为朝中没有忠良之臣,而是有奸臣祸国的话,那么藩王们就可“训兵讨之”,起兵讨伐,帮助朝廷清除君主身边的那些坏蛋.如果这是朱元璋所立的“祖训”原话的话,那么朱元璋是不是太二了,这还是那个做事缜密多虑的朱元璋吗?朱元璋一生都在费尽心思地保障他所建立的大明帝国能够长治久安,怎么会立下这么一段痴人说梦般的祖训:今天某个藩王认为朝中有奸臣,他就可以起兵兴讨;明天另一个藩王认为朝中还有奸臣,也可以起兵兴讨,那么大明朝就没肃静日子过了. 很明显这个理由站不住脚. 朱棣其实是将朱元璋留下的那段组训来了个断章取义.《明皇祖训》里有关的原文是:“凡朝廷新天子正位,诸王遣使奉表称贺谨守边藩,三年不朝.许令王府官、掌兵官各一员入朝.如朝廷循守祖宗成规,委任正臣,内无奸恶,三年之后,亲王仍一次来朝.如朝无正臣,内忧奸恶,则亲王训兵待命,天子密诏诸王统领镇兵讨平之.既平之后,收兵于营,王朝天子而还.如王不至,而遣将讨平,其将亦收兵于营.将带数人入朝天子,在京不过五日而还,其功赏续后颁降”.(《明皇祖训·法律条》) 朱元璋的原意是,若是真的遇到朝中有奸臣了,藩王应“训兵待命”,只有接到天子的密诏后才能举兵锄奸,除掉奸臣后,藩王要“收兵于营”,朝见天子后回归原来的藩地. 然而在朱元璋制定的《祖训》中确实有一条关于藩王可以向朝廷索要奸臣的规定:“若大臣行奸,不令王见天子,私下傅致其罪,而遇不幸者,到此之时,天子必是昏君.其长史司并护卫,移文五军都督府,索取奸臣.都督府捕奸臣,奏斩之,族灭其家”. 这一段“祖训”是说,大臣行奸耍滑,以至于藩王们不能够见到皇帝,皇帝被蒙蔽了,成了一个昏君,那么就由藩王府内的朝廷任命的“长史司并护卫”共同出面向大明最高军事机构五军都督府发出锄奸文函,然后由五军都督府逮捕奸臣,并奏请皇上斩杀奸臣,诛灭其家. 在这里也没有说让藩王自己起兵“讨之”,而是有一道又一道的程序要走.即使如朱棣认定的齐泰、黄子澄是奸臣的话,也轮不到他朱棣亲自起兵,更何况齐、黄还不是什么奸臣. 因此说,朱棣“清君侧”的说法只是为了迷惑外人,根本就是胡扯.

下一篇:-下一个阿里会在香港上市吗?港交所动议创新板引活水上一篇:没有了